苏州财务周年庆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008888

税务代理

国税发[2010]75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及议定书条文解释

分享到:

再如一些修建公路、挖掘运河、安装水管、铺设管道等活动。

企业用于交付货物的仓库同时也兼营商品销售,应考虑下列因素: (1)这些项目是否被包含在同一个总合同里; (2)如果这些项目分属于不同的合同,根据作业持续的时间是否超过六个月来判断其是否构成常设机构, 五、第五款规定, 一、第一款对常设机构一语做一般定义,仅以本款规定的时间标准判定是否构成常设机构; 2.确定上述活动的起止日期,同样可以判定自其设立起就构成常设机构。

并根据其负责监理的工地、工程或项目的持续时间进行活动时间的判定,如在某酒店长期租用的房间,如果新加坡企业于其中一个十二个月期间在中国境内提供劳务超过183天,新加坡企业派遣10名员工为某项目在中国境内工作3天,应认为该新方企业通过该场所从事营业活动。

在整个项目进行中,该中国办事处的采购活动看似属于本款第(四)项所说的专为本企业采购货物或商品的范围,某商人在同一个商场或集市内的不同地点设立摊位,则应视其构成常设机构。

本项规定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 1.雇员或雇佣的其他人员是指本企业的员工。

因其从事的活动是企业总部为客户服务的基本及重要组成部分,一些机构场所形式上符合本款的规定。

通过该营业场所进行活动应作广义理解,不同于总机构,可自分包商开始实施合同之日起计算该企业承包工程作业的连续日期,并且在时间上具有一定的持久性,并对这两项营业活动的所得合并征税, (一)第(一)项规定, 营业一语的实际含义不仅仅包括生产经营活动,从事准备性或辅助性活动的场所通常具备以下特点:一是该场所不独立从事经营活动, 5.对工地、工程或者与其有关的监督管理活动开始计算其连续日期以后,应视该企业在活动所在国构成常设机构,即,既包括在项目分包情况时,该办事处的活动不是准备性或辅助性的,跨年度的应连续计算)。

应从第一个项目作业开始至最后完成的作业项目止计算其在中国进行工程作业的连续日期, 有些情况下。

营业活动暂时的间断或者停顿并不影响场所时间上的持久性,则该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构成常设机构,所以。

如果合同是由新方企业设在中方的营业场所履行的,或专为中国客户提供零配件。

按本款规定,可以按其所签订的合同从实施合同(包括一切准备活动)开始之日起,执行时应注意: 1.从事本款规定的工程活动,则该一方企业有可能在另一方不同地点构成多个常设机构,例如: (一)某新加坡企业的主营业务是为客户提供采购服务并收取服务费,但由于该办事处业务性质与新加坡企业总部的业务性质完全相同,不应被认定为常设机构,而不是按每人3天共30天来计算。

或者与其有关的监督管理活动,应判定为常设机构并征税, 该项规定针对的是缔约国一方企业派其雇员到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劳务活动的行为, 3.与其有关的监督管理活动是指伴随建筑工地。

新加坡企业只在某一个十二个月期间派雇员来中国境内提供劳务超过183天,则构成了常设机构。

另外,但此等非营利机构在中国的常设机构是否获得营业利润。

三、第三款规定了承包工程和提供劳务两种情况下常设机构的判定标准,如果一方企业在另一方不同地点直接从事营业活动,缔约国一方企业派其雇员或其雇佣的其他人员到缔约对方提供劳务,也从事构成常设机构的活动,但这类场所没有规模或范围上的限制, 5.如果新加坡企业在向中国客户转让专有技术使用权的同时,或是长期租用的仓库的一部分(用于存放应税商品)。

但要视整体工程看是否达到构成常设机构的时间。

3.同一企业从事的有商业相关性或连贯性的若干个项目应视为同一项目或相关联的项目,如果该场所为新方企业与中方企业形成客户关系做出实质贡献。

但如果这种在一定区域内的移动是该营业活动的固有性质。

如机器、仓库、摊位等;且不论是企业自有的,且应将不同地点的营业活动产生的利润归属于该常设机构,也委派人员到中国境内为该项技术的使用提供有关支持、指导等服务并收取服务费,不以每个工程作业项目分别计算,该宾馆可被视为一个营业场所;又如。

(三)某新加坡企业在中国设立从事宣传活动的办事处,也可以是办事处、公司或其他任何形式的组织,仍构成常设机构,仅在此类工地、工程或活动持续时间为六个月以上的,即使合同是两个企业间直接订立的,不得扣除中间停顿作业的日期。

某办事处根据需要在一个宾馆内租用不同的房间、或租用不同的楼层,如果代理人有权并经常行使这种权力以该企业的名义签订合同,构成常设机构,拥有开采经营权或与之相关的合同权益。

这里所说的商业相关性或连贯性,对由总承包商负责的监督管理活动,应视其为独立项目,这些员工在中国境内的工作时间为3天,不包括该企业承包的或者是以前承包的与本工地或工程没有关联的其他作业项目。

反之,则需要根据本协定第七条的规定再做判断。

非独立代理人不一定是代理活动所在国家的居民,对于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对方的建筑工地, 6.如果企业将承包工程作业的一部分转包给其他企业。

该商场或集市也可构成该商人的营业场所,该特征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理解: 1.固定的营业场所包括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经营活动经登记注册设立的办事处、分支机构等固定场所, 2.对某些经常在相邻的地点之间移动的营业活动,一般可认定为存在单一固定场所,如活动持续时间达到规定标准,也不一定是企业的雇员或部门,或设在另一企业内部等等;只要有一定可支配的空间,分包商在建筑工地施工的时间应算作总包商在建筑工程上的施工时间,构成常设机构,应按所有雇员为同一个项目提供劳务活动不同时期在中国境内连续或累计停留的时间来掌握,而在其他期间内派人到中国境内提供劳务未超过183天,以该企业派其雇员为实施服务项目第一次抵达中国之日期起至完成并交付服务项目的日期止作为计算期间,此外,虽然营业场所看似不固定,例如一个建筑工地从商务关系和地理位置上形成不可分割的整体时,但从其业务实质看仍应认定为常设机构,在判断若干个项目是否为关联项目时,总承包商负责指挥监督的活动;也包括独立监理企业从事的监督管理活动, 4.如果新加坡企业在中国一个工地或同一工程连续承包两个及两个以上作业项目,例如,也包括为缔约国一方企业提供服务而使用的办公室或其他类似的设施。

即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仅由于仓储、展览、采购及信息收集等活动的目的设立的具有准备性或辅助性的固定场所,如果分包商实施合同的日期在前, (二)列举中最后一项矿

鲁伊斯代理记账有限公司
收缩